金莎娱乐-金沙最新娱乐网址

许逸颖:马克思科技价值理想及其社会发展理论的人学逻辑

来源: 作者:发稿时间:2020-09-26浏览次数:10

作者简介:许逸颖,博士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20208月正式入职金莎娱乐,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人学。

马克思科技价值理想及其社会发展理论中,都关乎着人的自由和发展问题。“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仅从马克思的这句话上进行理解,就可以看出马克思关乎着人的生成与自我完善、改变人的生活世界和人的自由与解放的思想。从人学的角度来阐述和分析,马克思科技价值理想及其社会发展理论中关于人的生存和发展的理论,有利于探讨马克思科技价值理想及其社会发展理论的源泉和动力所在,有利于新时代科技发展的人性化道路实践,有利于推动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及社会进步,这些无疑都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积极的现实意义。

其一,人的生成和自我完善:马克思科技价值理想与社会发展理论的逻辑起点。在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科学技术一直都是影响人的发展的一种重要元素,人能动性地对自然界进行技术性的生产改造过程,促进着个人的生成和自我完善。首先,科学技术的发展不仅强化了人的这一身份标识,并且还提供了良好的展示和传播条件,进而促进了人的身份认同过程的完成。其次,人的认识能力与语言能力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而不断提高,人与别于其他动物的特性与身份才能相应地更加明显,并体现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这些物质条件,和这些社会关系一样,……是由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生产和再生产的。”,也就是说,人的生产和自我完善是一个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互动过程。因而,从人的本质上看,现实生活中的人既是具有自然性的客体存在,又是具有社会性的主体存在,二者相互统一于这个具有一定的需要和创造能动性能力的生命实体;从人的自我完善和发展角度看,“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能动性地利用与社会文明程度所匹配的工具或工艺,通过创造性的劳动,向自然获取满足自身需要和发展的物质资料,同时,相互之间进行合作、交流、交换,形成人们之间相联系的社会关系,这种社会关系亦是人们需要的一种满足形式,且这种社会关系在不断的变革中以达到更大地满足人的需要。由此来看,现实生活中的人在生生不息的生存发展史中,既有笃驭先进的工具、工艺以此来获得社会财富需要,亦有文明、和谐的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以此来满足更好的生存和精神生活环境的需求,这种需求随着社会发展和人的开化程度而不断更新,然后又不断地去获得满足,在这个循环的过程中不断推动着人和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其二,改变人的生活世界:马克思科技理想与社会发展理论的价值归宿。从社会发展史和科技发展史来看,科学技术对现实人的生活世界有着极其重大的影响,从生活方式到人的生存状态,无论是个人或是群体,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变和改善。马克思从现实的人出发,来探讨人的“生活世界”,并指出在这个属人的生活世界中,“理智”与“意义”是相统一的。“从现实的前提出发”,即从现实的、可观察到的、一定条件下发展中的人为基本点,而“不是处在某种虚幻的离群索居和固定不变状态中的人”,将“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中还可以描绘出这一生活过程在意识形态上的反射和反响的发展”作为出发点。马克思认为的生活世界是实践的意义世界,在实践唯物主义理论中,认为实践是人本质力量的确证的途径,人本质力量可以通过实践得以直观表现出来,即人们通过生产劳动实践,将物质存在形式改变为自己所需要的形式,从而改变自己所生存的环境,以达到掌控自身的生存条件,而成为自然界主人的目的。实践的根源在于人自身的需要,目的在于摆脱和超越自然界的限制,将其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按照人的意愿存在或发展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人的本质力量便以创造性的实践活动的过程极其产物的形式直观的展现出来。“正是在改造对象世界中,人才真正证明自己是类存在物……劳动的对象是人的类生活的对象化”。这种对象化的改造,能动地、现实地让自己置身于自己所创造的世界中。因而,马克思曾说:“在我个人的活动中,我直接证实和实现了我的真正的本质,即我的人的本质,我的社会的本质。”所以说,人在对客观世界改造和创造的过程中,改变着人的生活世界,有目的性的营造着自己的生存环境,人成为了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作为能动性的社会主体,社会关系在满足与不满足、制约与创造的人的发展的相互转换过程中得到不断更替和发展,人的创造性实践是为社会文明和生存发展服务的,是改变人的生活世界的重要途径,而改变人的生活世界最终成为了社会发展和科技发展的价值归宿。

其三,人的自由与解放:马克思科技理想及社会发展理论的终极目标。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史是一部人类争取自由与解放的发展史。马克思将这种自由认为是现实的人的自由,自由人的联合体的自由,这种自由是伴随着人类的出现而产生的,自由的真正主体应是具有主体意识并从事实践活动的人。人的自由表现在人们创造性地改造自然而摆脱自然限制的自由,亦表现在人们超越或摆脱其历史形成的各种限制而寻求自身解放的自由。马克思指出,“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恰恰就是人的类的特性”。人们为了摆脱客观环境的奴役和摆布,对客观世界进行着自然而又有意识的生命活动,这种自然而又有意识的活动对象,即成为了人们认识和改造世界的中间体,又同化为按照自身需求的美的规律加以创造且能够自驭的创造物,使客观世界逐步演变为不受任何束缚和限制的自由活动的世界,人从客观世界的束缚和限制中解放出来,从而实现真正的自由。因而,在社会发展进程中,人要积极发挥其主观能动性,凭借自身的条件与客观必然性进行抗争,完成对历史的超越与突破,解决人类生活所面临和遭遇的困难与矛盾,这样人的活动才是真正的自由的活动,自由才真正成为人的类特征。从马克思对自由实现途径的分析中可以发现科学技术也有助于人们走向自由。作为人的一种社会性活动,科学成为了人们认识和改造自然的力量,改变了人们的愚昧状态,给予了人们智慧,逐渐带领人们走向繁荣、走向文明,是人们认识和改造自然的重要工具和手段。虽然,在资本的暴力下,科学背离了自己,成为一种异化的科学。“科学成为与劳动向对立的、服务于资本的独立量”,使科学在自由、独立方面的本质被掩盖和抹杀,让科学只对资本惟命是从,沦为资本的工具,造成科学被资本奴役和异化。马克思指出科学才是推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真正动力,是人们摆脱束缚和限制而走向自由的重要工具。科学是人们探索和认识自然世界的规律,是人们摆脱愚昧和未知恐惧的思维活动,其活动本身就是自由的,应为满足人们需要而掌控的一种认识和改造自然世界的力量。马克思认为“只有工人阶级能够把他们从僧侣统治下解放出来,把科学从阶级统治的工具变为人民的力量,……科学才能起它的真正的作用”,摆脱阶级偏见的科学才能够成为真正的、自由的科学,才能实现“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合乎人性的复归……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 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科学依托于技术进行应用,在大幅提升劳动效率、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更要有效利用资源,推动社会走绿色可持续的发展道路,理性追求利益、理性看待发展,引领人们走出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虽然工具制造技术是人和动物分野的重要标志,但人类精神的进化却是科学和技术共同推动的结果。在科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科学成果伴人度过沧桑世事,科学精神引人走向自由境界。

综合来看,在马克思科技价值理想及其社会发展理论中,可以看到贯穿其中的主线便是人学理论,从人学的角度来阐释和分析马克思科技价值理想极其社会发展理论,有利于认识其逻辑起点、价值本质和终极目标。总的来说,马克思科技价值理想及其社会发展理论的逻辑起点是人的生成和自我完善,马克思科技价值理想及其社会发展理论的价值归宿是改变人的生活世界,马克思科技理想及社会发展理论的终极目标是人的自由与解放。在社会发展和科技发展的进程中,人自我生成与发展的动力是人的需求,人的生活世界改变是人发展的方向,人的自由与解放是人发展的目标,都是社会发展和科技发展的本质所在,因而,在当前的科学技术应用和社会经济发展中,要根据人的意愿,以改变人的生活世界、建立文明世界为动力,在自然界和社会的束缚和限制中,全面解放人类,走向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推动社会的全面进步和文明的建立。